您的位置 首页 时政要闻

最新研究!新冠病毒或可通过母婴传播,孕妇是高风险人群?

文|21世纪经济报道朱萍编辑|李欣夷 李清宇7月11日世界艾滋病大会上,21新健康从国际艾滋病学会(

文|21世纪经济报道朱萍

编辑|李欣夷 李清宇

7月11日世界艾滋病大会上,21新健康从国际艾滋病学会(IAS)一个针对新冠疫情的特别会议上获悉,有最新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可以通过母婴传播,孕妇可能是高风险人群。这项研究结果也将发表在MedRxiv上。

意大利米兰大学免疫学专家Claudio Fenizia在会议上表示,新冠病毒确实有可能在子宫内从母亲向胎儿垂直传播。“其中一名新生儿出生时就已经呈阳性,因为我们在脐带血和胎盘中发现了病毒。”

怀孕会增加病毒感染引起严重疾病的风险。在疫情大流行开始时,专家们认为胎儿不会感染新冠肺炎病毒,但越来越多研究机构提出了相反的意见。数据有力地支持了SARS-CoV-2阳性妇女在子宫内垂直传播的可能性。这对于确定COVID-19孕妇的正确产科管理至关重要。

7月11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就巩固防控成果、保障妇幼健康有关工作情况的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妇幼司副司长宋莉表示,保障孕产妇生命安全和健康,始终是工作的重中之重。截至目前,全国母婴安全形势平稳。

01

新冠病毒可能通过母婴传播

在上述会议上,Claudio Fenizia表示,在疫情流行之际,科学界及医学界对于妊娠期的新冠病毒影响知之甚少,文献中也没有垂直传播病例的报道,这可能是由于传播有限造成的。

Claudio Fenizia认为,虽然污染也有可能并非在母亲子宫内、而是分娩后立即发生,但这是全球健康的一个主要问题,尤其是目前还没有针对新冠病毒的有效疗法,应立即评估其可能存在的风险。在此背景下,Claudio Fenizia及其团队进行了相关研究。

他们选择了31名在意大利北部三家不同医院登记的妊娠晚期、新冠病毒检测为阳性的孕妇,她们于2020年3月至4月新冠暴发期间住院,此外还包括两名已经康复的孕妇,在她们分娩及哺乳期间采集样本,进行胎盘活检、还有脐带血和母血等检测。

结果显示,新生儿中有2名COVID-19检测呈阳性,其中在一个婴儿的胎盘标本和脐带血中发现了病毒;另一个婴儿的胎盘中也发现了病毒,并在脐带血中发现了免疫球蛋白IgM抗体,不过两个孩子都很快康复了。另外,还有4个病例显示新冠病毒存在于母体血浆中,但没有通过胎盘转移到胎儿。

2月12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张元珍教授、武汉大学基础医学院医学病毒研究所侯炜教授、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杨慧霞教授的合作团队在《柳叶刀》上发表了一篇学术论文:《9例妊娠期COVID-19感染的临床特征及宫内垂直传播潜力:病例回顾》。

2月10日,湖北省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科主任夏世文等人在《Translational Pediatrics》也在线发表了题为《新冠肺炎母亲分娩的新生儿10例临床分析》的论文,团队回顾性研究了2020年1月20日至2月5日在湖北省内5家医院确诊新冠病毒感染的9例孕产妇分娩的10例新生儿(1例为双胎),分析其临床特点及转归。

2月12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乔杰围绕“新冠病毒对孕妇有何风险”话题也在《柳叶刀》发表评论文章。乔杰提到,上述两个团队的临床分析基本一致。

乔杰指出,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在出生后30小时检测出SARS-CoV-2感染,考虑存在母婴垂直传播的可能性,但证据不足,无法确认或排除。

母婴垂直传播包括宫内感染、阴道上行感染、分娩时经产道传播三个途径。可以通过羊水、脐带血、阴道分泌物SARS-CoV-2检测进行推断。

武汉儿童医院确诊SARS-CoV-2感染的新生儿的母亲,即产妇怀孕及分娩期间没有进行过羊水、脐带血、阴道分泌物SARS-CoV-2检测,从实验室结果的角度分析,没有可以支持病毒母婴垂直传播的证据,再者不能排除新生儿出生后接触患病母亲感染病毒的可能性。

另据报道,3月份发表的三项研究也表明,孕妇可能会在子宫内感染胎儿。但也同样面临的一个问题是,这些研究的样本量很小,而且没有一个婴儿死亡。不过,佛罗里达大学的儿科医生、教授索尼娅·拉斯穆森认为,这些研究表明,病毒可以穿过胎盘。

02

做好孕妇预防

到目前为止,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对怀孕的影响多为参与者很少的小型研究,还没有得到广泛探索。在一些研究中,婴儿在分娩后被检测出病毒呈阳性,但究竟是在子宫内还是在出生后才感染病毒的争论一直存在。根据美国FDA的报告,很多关于COVID-19对新生儿的风险仍然未知。虽然一些新生儿的COVID-19检测呈阳性,但大多数为轻微或无症状。

Claudio Fenizia也认为,虽然他们能够在几个样本中找到病毒的证据,但不要从研究中得出广泛的结论,并建议对这一问题进行更广泛的研究。

他表示,应该对病毒在不同妊娠阶段的影响进行研究。他们的研究只能从怀孕晚期的妇女身上采集样本。但他认为,评估风险非常重要,尤其是目前还没有针对COVID-19的有效疗法。

对此,Claudio Fenizia认为,对于新冠病毒,能做的最好方式就是预防,尤其是针对孕妇方面。

基于最新研究的证据和专家建议,以及此前SARS防控经验,国家卫健委也已于2月8日发布了《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孕产妇疾病救治与安全助产工作的通知》,提出加强对孕妇的卫生咨询、检查和随访等措施,并强调,确诊感染产妇分娩的新生儿,应当在隔离观察病区观察至少14天。产妇为疑似病例、确诊病例和确诊后未痊愈者,暂停母乳喂养。

乔杰也提到,需要进一步加强应对突发传染病疫情的能力,通过法律法规预防和控制传染病的传播,避免疫情在家庭、社区和其他公共场所集中暴发,做到透明和团结。

7月11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妇幼司副司长宋莉表示,全国有助产机构2.6万家,有超过20万名产科医生和18万名助产士,各省、市、县均建立了危重孕产妇救治中心,

疫情期间,为保障及时发现和救治感染孕产妇,国家卫健委指导各地建立了孕产妇新冠肺炎诊疗和救治网络,要求各地在有条件的助产机构设置发热门诊,并指定一批综合救治能力强的助产机构作为孕产妇救治定点医院,及时地向社会发布发热门诊和定点医院的名单,方便孕产妇就诊。

宋莉介绍,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国家卫健委妇幼司把保障母婴安全作为首要任务,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全力保障孕产妇生命安全和健康。

一是及时出台了相关政策指南,指导各地做好孕产妇新冠疫情防护。加强疫情防控期间的孕产妇疾病救治和安全助产等一系列的工作,及时组织专家总结新冠肺炎确诊孕产妇的临床表现,推荐用药、孕产妇安全分娩方式等专家建议,纳入国家第七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

二是加强对孕产妇的分类管理和针对性的指导。在原有已经建立的母婴安全制度保障的基础上,强调更加精细化的管理和服务。对于妊娠风险低的孕产妇,建议在医生的指导下合理地安排产检时间,做好居家防护和健康监测。对于有妊娠合并症、并发症的孕产妇,建议在医生的指导下定期接受产前检查,发现异常情况及时就医。对于感染孕产妇,纳入高危孕产妇专案管理,积极地进行医疗救治。同时,也加强孕产妇诊疗救治网络的建设,指导各地确定了一批孕产妇救治定点医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 世界华人周刊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