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娱乐新闻

疫情下没人玩水,卖泳装的都去做瑜伽裤了

兴城海滨三礁揽胜 记者 | 张馨予编辑 | 周卓然1自2月27日复工以来,潘丽所在的兴城贝迪斯泳装厂

兴城海滨三礁揽胜

记者 | 张馨予

编辑 | 周卓然

1

自2月27日复工以来,潘丽所在的兴城贝迪斯泳装厂就开始了“盲目生产”。

这段时间,贝迪斯的工人们每天加工价值10万余元的1000多件泳装,再全部放进仓库,因为一天最多只能卖出十几、二十件。

往年这个时候,规模中等的贝迪斯和兴城大大小小的泳装厂一样,刚刚备战完年后的第一个销售小高峰三八节,几乎生产多少就能卖多少。机器持续轰鸣,等待着着五一旺季的来临。

兴城隶属于辽宁省葫芦岛市,当地泳装行业从1980年代中期便开始萌芽,如今兴城生产了全球四分之一的泳装,几乎每个兴城人都至少有一位从事泳装行业的亲戚。兴城市泳装协会的数据显示,2018年底兴城共有泳装生产企业1200余家,从业人员6万余人。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让这座泳装之城突然停滞了下来。

兴城海滨旅游景区 拍摄:张馨予
工人早已到位,但生产的泳装没有人买

疫情以来,许多企业头痛的问题是工人无法及时到位,以及供应链环节无法全面复工,但兴城泳装企业并没有遭遇这些难题。

兴城泳装厂的工人基本都是本地人,30多年的积累让兴城拥有相对完整的产业链,胸垫、松紧带、里衬等各种辅料工厂都很齐备,因此复工并不难。

贝迪斯用4元1只的价格买了5000只口罩,让工厂里的约140名工人分批上工,每天35名工人乘班车来到车间,工作时每人保持1.5米的间隔,这就能开工了。

真正让兴城泳装企业头痛的,是疫情期间全国范围内几乎都没有人度假、游泳和泡温泉了,这意味着全国对泳装的需求几乎下降为零。

贝迪斯是专门做内单的泳装厂,生产的货品全部面向国内,近两个月以来销售额几乎暴跌100%。工人都到位了,只是生产的泳装没有人买。

尽管如此,工人的工资需要照常发放,潘丽说工厂一个月的损失至少60万元。

赵阳也经营着一家以内单为主的泳装企业湘雨婷,疫情以来国内订单全都被砍。“都说餐饮业难,我们也难。餐饮业还能做外卖,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因为人们不旅游、不游泳,我们就基本没销路了。”

过年前,赵阳为了将来的旺季生产备了100多万元的原料,如今货都堆在仓库,现金流开始吃紧。

为了响应复工复产,也为了让工厂正常运作,赵阳想办法接了一些外贸加工单。

目前,整个兴城几乎只有专门做欧美外贸的泳装厂还能接到订单,日韩订单都在急剧减少,这与疫情在当地的严重程度紧密相关。

但新接的订单几乎不能为赵阳的工厂带来收入,因为外贸单基本只需要加工,而赵阳还雇佣了设计、打版等工资较高的员工,一般做外贸的工厂没有这些开销。开工到现在,赵阳工厂的亏损在10万元左右。

除了中等规模的工厂,兴城还有大量员工小于20人的小型工厂,这些基本是厂子后面就是住家的“家庭作坊”。

刘姿岑家的小型工厂平时主要接国内和日韩的订单,如今开工不到一个星期,工厂订单量不及去年同期的十分之一。刘姿岑说,工厂会给年薪制的员工开出全额工资,对计件算薪酬的员工则会给一些补偿。因为工厂规模小,损失也相对较少,在几万元左右。

兴城泳装商贸城 拍摄:张馨予
被寄予厚望的暑假

兴城泳装人最为忧虑的,是如今这种“半停工”以及“盲目生产”的状态还会持续多久。

“可能开工十天半个月之后,我们的工厂就会面临着不知道该做什么的局面,”刘姿岑说,“如果一直没有单,可能就会继续给员工放假了。”

潘丽也说,工厂大概还能坚持两个月,两个月后情况如果再不好转,可能就会给全体员工放假。

南开大学最新研究显示,新冠疫情在湖北省以外的全国各地,有可能于2020年3月底至4月中旬趋于平复。钟南山院士则在日前参加广东省疫情防控专家座谈会时表示,全球疫情的发展估计将至少延续至6月份。无论如何,疫情似乎都不会在短期内迅速好转,

人们评估新冠肺炎疫情对各个行业的冲击时,总会参考非典时期的情况。赵阳是第一个把兴城的泳装批发带到广州的,2003年他正在广州档口卖泳装,还清晰记得当时疫情对行业的影响。

“非典期间我还一直在看店,生意是有的,只是少一些。后来政府一宣布非典结束,生意马上就好起来了,货来多少走多少。”

经历过非典的赵阳说,今年泳装行业比当时难很多,他不敢预测今年泳装行业何时会好转,“最快也要6月份了。”

随着欧洲和美国的疫情愈发严峻,兴城泳装厂仅存的外贸单或许都不好做了,这对内单全军覆没的兴城泳装行业来说是雪上加霜。

刘姿岑担心疫情对泳装行业的影响会持续得更久。由于全国中小学和各大高校一致推迟开学时间,四川、广东等多地教育部门已经表示学校可通过压缩暑期假期来补偿课时,这意味着今年学生的暑假将是不完整的。

暑假一向是旅游旺季,也是泳装行业一年中最重视的季节。“如果疫情持续的时间比较长,连7、8月旺季我们都要错过,今年一整年我们都很难过了。”

泳装头部品牌在疫情中受损有限,面对疫情也更加乐观。

范德安是2019年线上全平台销量第一的泳装品牌,产地就在兴城,该品牌对界面时尚表示,疫情最严重的时期销量下降超过五成,但他们相信下半年将会迎来游泳健身与海岛出游的高峰期,泳装类目也将反弹进入爆发期。

范德安认为疫情期间人们对于健康越来越看重,预计疫情得到全面控制后也会迎来全民运动的高潮,泳装类目85%的需求将会逐渐恢复。

图片

不过,相比中小企业,范德安这样的头部品牌有更大的空间对业务进行调整,挽回损失。

范德安从三年前开始进入运动瑜伽领域,推出了瑜伽垫、瑜伽球、瑜伽服等产品,还把泳装系列中的部分泳衣调整为运动健身、瑜伽慢跑等穿搭,但这些业务一直以来相对不那么受重视。

疫情期间,居家健身突然成为新蓝海,范德安也开始发力推广旗下运动瑜伽产品。3.8购物节期间,范德安瑜伽品类销售同比增长465%,瑜伽垫同比增长668%。

疫情期间,运动瑜伽品类产品占领了范德安店铺TOP榜 图片

运动瑜伽产品是泳装企业用来救场的。疫情之后,范德安表示自己会继续专注于时尚泳装领域,潘丽、赵阳、刘姿岑等从业者也说兴城将继续坚持发展泳装行业。

毕竟泳装是兴城人投身三十余年的产业,这座城市已经诞生了一批泳装二代甚至泳装三代。而他们都在等待夏天的到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 世界华人周刊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