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创新

运营商千亿巨资加码,5G成新基建的重中之重

记者 | 郑洁瑶1973亿元,这是三大运营商和中国铁塔最新披露的5G基站投资规模。据三大运营商最新公

记者 | 郑洁瑶

1973亿元,这是三大运营商和中国铁塔最新披露的5G基站投资规模。

据三大运营商最新公布的年报,2020年,三大运营商资本开支总额约3348亿元,同比增长 12%,其中5G投资达1803亿元,同比增长 338%。如果再加上中国铁塔的5G相关开支,2020年,国内5G基站投资的总规模就达到了1973亿元。

恒大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近日曾发文表示,在国家政策重心正在逐渐向扩大内需,对冲疫情影响倾斜的时刻。投资将成为最主要的抓手。“而在投资的三大组成中,制造业投资很大程度上跟出口有关,房地产投资以稳为主,因此基建投资成为最重要的对冲手段。”

换句话说,整个2020年,以5G为代表的新一轮基建建设都将成为最重要的投资主题。

华为、中兴成为首批受益者

新基建这一概念最早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2018年12月提出,其本质上是信息数字化的基础设施。

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再次强调要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简称“新基建”)进度。

一时间,“新基建”被推上风口浪尖。

和传统基建不同,新基建更多的还是立足于加速信息数据流动和新技术应用。3月12日,央视曾报道,本轮新基建主要包括七大领域:5g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而其中,5G作为底层设施又属于所有新基建之中的领头羊。

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吴海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就目前的形势来说,“新基建”不仅是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和经济下行,扩大投资、提增长、稳就业的阶段性措施之一,更是着眼前沿科技和新经济、助力经济高质量和可持续发展的前瞻性布局。在政策和市场的共同作用下,新基建也将给股权投资领域带来很好的投资机遇。

吴海认为,在所有新基建的相关领域中,5G因其高带宽、低时延、超大规模连接等三大特性,将成为新基建的重中之重。而加速5G建设,将全面促进生产、服务和消费的升级,形成规模庞大的产业纵深,将会促进一批有核心技术和特色应用的创新型企业的崛起。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作为国家战略型投资基金,重点关注和看好两个方面的创业和投资机会,一是中高端元器件、射频基带芯片等关键技术创新,二是以云、端协同为基础的AR/VR、车联网、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应用。

事实上,不久前,中国移动刚刚公布5G二期招标结果,华为、中兴通讯、爱立信和中国信科四家入围。

其中,华为取得了最高份额,合计中标逾132787站,涉资214.1亿元;中兴紧随其后,中标66653站,涉资107.3亿元。此外,爱立信中标额度达到11.1%,大唐移动获得2.2%份额,诺基亚因报价较高全面出局。

对此,天风证券通信分析师唐海清向界面新闻记者分析,此次中国移动5G基站主设备的招标结果,意味着5G集采正在向国内厂商进一步倾斜,这其中固然有报价策略的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国内厂商5G 产品技术实力正逐渐提升。

“从整体报价看,华为、中兴中标均价都在 16 万元/站左右,价格并不算低,这意味着产业链处于良性竞争态势。而后续,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5G集采也将持续落地,从两家公司在各自的采购招标网发布的信息来看,整体采购额也不会低于25万站,这里面仍然存在国内厂商的机会。” 唐海清表示。

从这里可以看出,5G建设对整个产业的带动性仍然相当明显。中国信通院也曾预测,接下来,5G网络建设将进入大规模投入期,到2025年我国5G建网投资将达到1.2万亿元。带动产业链上下游以及各行业应用投资超过3.5万亿元,届时,5G商用带来的信息消费规模累计将超过8.3万亿元,并直接创造超过300万个就业岗位。

不要让5G建设沦为运营商的独角戏

不过,不得不提到的是,5G建设目前成本依然很高,商业模式也不清晰。运营商虽然已经用真金白银做出了表态,但在疫情期间,进场施工和资金周转都会面临许多困难。

不久前,中国电信董事长柯瑞文、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均参加了工信部举办的5G发展专题会。

会上,他们各自透露了截至2020年底的5G建设目标,其中,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表示,中国移动到年底的目标是建成5G基站30万个。中国电信党组书记、董事长柯瑞文则表示,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会坚决做好共建共享,上半年,要追回受疫情影响的建设进度,9月底,将和中国联通共同完成25万个5G基站的建设,力争在年底前完成30万个5G基站建设的目标。

换句话说,到年底,三大运营商共计要建成基站约60万个,而目前,现有的建设进度仅为15.4万。可以想见,下半年,运营商身上的投资和建设压力将有多么巨大。

在上述提及的5G发展专题会上,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曾提出5点建议:一是加快推动5G产业链在标准、设备、终端等方面的成熟度;二是帮助协调进场施工问题;三是进一步探索5G商业模式、减少巨额投资带来的经营风险;四是5G作为国家数字基础设施,需要更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和法律保护;五是通过市场机制推动5G建设。

这5点建议,与其说是建议,不如说也反应了一些问题,例如5G产业尚不成熟、巨额投资带来巨大经营风险、5G商业模式尚不完整等。

而针对第五点,建议通过市场机制推动5G建设。恒大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也提出过类似的观点——“启动新一轮基建,关键在于新,要用改革创新的方式推动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而不是简单地重走老路,新基建有新的主体。”这是任泽平的判断。

在他看来,除了政府的债务、银行贷款和国有企业为主的投资方式,未来或许也应有民间资本的参与。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吕廷杰此前接受人民邮电报采访时曾表示,不考虑商业模式,技术只能是技术专家的乌托邦。他以摩托罗拉的“铱星计划”为反例,并表示:“5G一定要有非常清晰的商业模式,产业迫切需要考虑这项技术到底能解决哪些痛点,能为社会带来怎样的革命,如何打造出适合该技术的应用模式和盈利模式等问题。”

而这,需要产业链上下游、投资界以及运营商共同努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 世界华人周刊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