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ICP备3246559号


招商QQ:3270561200
  • 成都疫情防控中的“摆渡人”:生疏了家人 守护了“城门”

      中新网成都8月8日电 (俞榕春 张浪)成都公交集团空港公司驾驶员汪万明又一次身着防护服,戴着防护口罩和护目镜,全副武装走进停车场,登上完成消毒的大巴车,前往成都双流国际机场防疫工作区域。他将在这里等待抵达的入境旅客,随后把他们送往隔离酒店,整个流程耗时数小时。  

      这一套繁琐而重复的流程,一年多来,汪万明重复了上百次;在成都公交集团,像汪万明这样的“摆渡人”还有60多人。在“外防输入”的全流程闭环管理中,他们和自己家人相聚的时间越来越少,但却用这样的牺牲换来了对“城门”的更好守护,换来了城市千万家人的祥和与安宁。

      进入驾驶室前,汪万明再三检查身上的防护服是否穿戴妥当。走进这扇车门,就意味着他要开始新一轮的转运工作。

      汪万明不是医疗疾控人员,他只是成都公交集团的一名普通驾驶员,平日里负责驾驶双流机场到市区的机场大巴。

      从去年4月份开始,汪万明就参与到入境人员隔离转运工作中。由于转运任务的特殊性,他需要24小时轮岗待命。而近期的炎热天气,密封的防护服、护目镜、防护口罩……这一套装备下来,高温和汗水成为日日陪伴他的“战友”。

      一年多来,他回家的次数很少,虽然与家人生疏了,但他穿隔离服、行车线路却越来越熟。“现在穿好防护服,戴好护目镜这些,全套下来也就2分钟时间。”汪万明说,第一次参与转运任务的时候,由于担心,穿防护服的时候特别仔细,一套防护设备穿好就花了15分钟。

      “现在每天至少要跑两趟,多的时候一天可以跑三趟。”汪万明说,最远的时候要去金堂、青白江等区县,往返最少3个小时,加上等待入境旅客的时间就更长,而这几个小时中,不能喝水也不能上厕所。每当任务结束脱下防护服的时候,总是见到汗水把自己的双手浸到泛白,护目镜把眼睛勒到充血,口罩把面部勒到变形。

      但就是这样辛苦,他也没有一丝懈怠与放松,仍然坚定地完成工作任务。为了能安全顺利完成转运任务,汪万明和他的同事们每天都要进行体温检测,每周进行核酸检测。“保护好自己,也是保护好身边的人,这样才能更好地完成自己的工作。”汪万明说。

      由于接收转运人员的隔离酒店分散在中心城区周边的县市,路况复杂又陌生。

      “平时我们都按固定线路跑,执行转运任务,每个隔离酒店都不一样。”汪万明说,为了转运任务的运输安全,他利用休息时间自己前去探索路线,给其他同事提前排查隐患,默默无闻地为大家服务。

      其实早在去年,为了配合区(市)县疫情防控督查工作,成都公交集团空港公司征集防控工作人员,汪万明就主动请缨。从去年大年初六起,他连续一个多月都没有回过家,每天以车为家,饿了在车内吃泡面,困了就在车上睡。每天坚持工作10多个小时,穿梭在大邑各乡、镇、社区、商场及旅游景点等地,协助督查部门共督查重点区域273处,开行车程12000余公里。

      在区(市)县疫情防控督查工作结束后,汪万明就马不停蹄地投入到入境旅客统一隔离接机转运任务中去。隔离接机转运任务组中,他以自己的行动,践行一名党员的初心和使命。

      “家人其实都很紧张,希望我保护好自己,尽快回家。”汪万明说,其实,驾驶员都是普通人,在病毒面前自然会恐惧。然而目前在成都的机场、各区集中隔离酒店之间,正是无数像汪万明一样的普通驾驶员在马不停蹄地奔走,香格里拉注册,冒着风险转运隔离人员。(完)

    【编辑:黄钰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