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注册


招商QQ:3270561200
  • 山东小伙痴迷“自然工艺品” 八年种出4亩“树椅”

      泗水小伙真有才地里种出椅子来

      痴迷“自然工艺品”,他八年种出4亩“树椅”

      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可你听说过“种树得椅子”吗?八年前,30岁的泗水小伙张永朋萌发这个疯狂的想法时,换来的是家人朋友的不解以及街坊邻居的讥笑。如今已经“收获”的十几把椅子摆放在大家面前,众人被惊艳之后,质疑声又来了,“这八年,到底值不值?”

      文/片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康岩

      北京上海走了一圈

      “树椅”想法冒出来

      张永朋的老家位于泗水县北部的中册镇,镇子里水资源十分丰富,是个以种植瓜菜林果著称的农业乡镇,一条贯穿东西的大马路从镇子中心穿过,虽然是寒冷的冬日,可街道两侧林立的各种店面人头攒动,生机勃勃,烟火气十足。

      走进张永朋的工作室,清冷开阔,一个偌大书架前摆着一张干净的书桌,他正坐在他“种出”的椅子上读《蒋勋: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这本书,“这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位作家,最早看的是中国美术史那一本,我觉得在看完书之后,我渐渐能理解艺术品带给人的喜悦和反思。”张永朋指着身后的书架说:“我从小就喜欢读书,小时候没条件有啥就看啥,后来渐渐地就买些哲学类的,心理学类和艺术类的书籍。”

      张永朋说,2005年他看准了镇上高速发展基建的商机,开了一家销售铝合金型材的店面,借着风口,他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2010年他买下了这栋作为工作室的二层沿街小楼,还剩下不少积蓄。

      “从那时起,我突然觉得光是纸面的感受已经不能满足内心的需求了,我要出去转转,去看看真正的艺术品,去了解真正的艺术世界。”张永朋说,“第一站,我到了上海的龙美术馆,看到宋画时,那种锤击心灵的工艺美感,让我感受到了力量,第二站直接到了北京798艺术区,跟美术馆不一样的是这里艺术气息和商业气息混杂,感觉很奇妙,也给我打开了新的思路,巧的是,当时朱炳仁铜雕艺术馆正在招工,我就义无反顾留下了,一干就是三个月,卖铝合金和卖艺术品能一样吗,进店的顾客热衷于艺术品交流,让我学到了很多,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个艺术公众号上的一篇文章,一位比利时老人用生长中的树枝弯折出了一把椅子,我心想,老爷子操持的果园里最不缺的就是树,我要创新,我不搞树枝椅子,我要把椅子‘种出来’,现在想想,北京呆的这仨月,值了!”

      砍掉自家四亩桃树

      先后经历两次失败

      “说是出去玩几天,可这一待就是三个月,铝合金店里的买卖也不管了。”张永朋的父亲张维新回忆起当初孩子的“出游”,还是不自觉地疾言厉色起来。

      “到家头天晚上吃饭时,张永朋就跟我说,明年想从桃园里分出4亩地,要‘种椅子’,我觉得这孩子疯了,种不种得出来咱不说,我几亩桃园一年下来能收入个万把块钱,你说砍就砍了,到时候要是颗粒无收,这在街坊邻居亲朋好友间就变成个大笑话了。结果我还是没拧过他,不让他干这事,他就要出去包人家地,这又是开支,当时心想着能少赔点少赔点吧。”张维新说。

      说砍就砍,做好一切准备,张永朋在2012年开始了他的第一批“种椅子”实验,“我用了大量的时间来选树种和选式样,希望可以顺利些,可头两年,全是试错的过程,第一批椅子,我用果树苗种植,本来想着能结果子又能结椅子,可一年下来,最终因为果树生长特性和自己生疏的技术,连成型的都没有,特别失望。”

      面对失败,张永朋最好的朋友曹天宝也提出了不同意见。“大家都不理解,这已经超出我的理解范围了,我跟永朋说,咱大好青春创业干点啥不行,你提出这个想法时,我就觉得不务实,闻所未闻的事,你不一定能干得成,你看看这片地,多疼人。”好朋友的“劝说”并没能阻止张永朋。

      “我当时啥也听不进去,我就觉得我会成功,别人是看到才能相信,我是相信才会看到。”张永朋的第二批“椅子”树种选了榆树和柳树,不过还是失败了,“我觉得出现了一丝丝曙光,我能感觉到,就是一个实验当中的思路打开了,树种选对了,式样也对了,我再优化一下种植技术,下次一定成。”

      愈挫愈勇的张永朋又采用榆树按照休闲椅的式样种植,从整地开始就规避之前的一切错误,起垄、种苗、苗期管理,每天天不亮就和父亲一起到地里弯折树枝,不断调整编制方式,修剪着节外生枝,“这一干就是五年。”

    相关阅读